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走遍世界 > 图片故事
南非:顶级营地的丛林冒险
2017/4/18 11:29:52 来源: 世知网

作者:文、图/陈婷

导语:每天晚餐前,向导会带着枪专门开着电瓶车到别墅的门口来接我,不允许客人自己前往餐厅,因为黑夜中,营地周围野兽出没,说不定一头雄狮就睡在你的房顶上,搞不好,你就成了它的晚餐。

都市人,从一出生就生活在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世界里,一直被各种符号式的语言蒙蔽了对自然的真正认识,或是自然本身就被扭曲了。只有重返大自然时,才真正感到生命的真实和自在,自由地行走,奢侈地享受大自然的恩赐,越了解我们存在的这个星球,也就越接近生命的本质!尤其是非洲,会让你感觉到我们生存的这个蔚蓝色的星球,是多么奇妙且脆弱。

当绝大部分游客走进南非著名的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寻找野生动物时,他们不知道,就在公园的西南端,有一片占地超过65000公顷的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在一天之内看到纯野生状态的“五大”很轻松。

营地紧挨着著名的克鲁格国家公园,可以轻易看到“非洲五大”。

南非的国家保护区只有20多个,其余都属于私人保护区,大大小小有数百家之多,但这家叫做萨比萨比(Sabi Sabi)的营地很特别,属世界顶级丛林营地酒店之列。2015年6月我从约堡转乘营地专门的小飞机飞到Skukuza机场,这里是前往克鲁格国家公园的门户。接机的向导Francois也是随后几天中我的Ranger,二十六七岁左右,很精神的白人小伙子。

Sabi Sabi的名字源于南非聪加(Tsonga)语中的“tsave”,意思是“敬畏”。附近有条Sabie河,1830年来自欧洲的猎人率先在河南部的沙滩建立起第一个营地。他们猎捕象牙和犀牛角,一直到19世纪末期,黄金的发掘让南非这一地区短暂兴旺繁荣起来。19世纪末期,新建起一条连接西部采金区和海边的铁路,随着穿越丛林铁路的开通,一些贵族开始乘坐火车进行在当时很时髦的“猎游”,在火车行进当中欣赏窗外的非洲美景以及野生动物。开发者意识到铁路使人们的旅行更舒适方便,便开始发掘这个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魅力,早在上世纪20年代,这个地区就已开发成为南非休闲度假的旅游胜地。也就是从那时起,这片大地的迷人景色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而许许多多有关这条铁路、这片土地和这些殖民者的有趣故事也被流传下来。

经过百年风雨变迁,Sabi Sabi野生动物保护区已由简陋的营地发展成如今四座风格迥异、完全独立的奢华丛林营地酒店,隐匿在茫茫无际的非洲丛林深处,主题分别为:“昨日,现在和未来”。我订了四个晚上,头两个晚上住在代表“现在”的“布什”营地(Bush Lodge),后两个晚上选择了代表“未来”的大地营地(Earth Lodge),后者曾入选美国国家地理“世界超绝度假屋系列”。

布什营地一直是Sabi Sabi的旗舰度假村,由25间独立的别墅组成,外表质朴,茅草屋顶,但里面的设施却很现代,也很有设计感。大堂宽敞,价格在四座营地中最低,每晚人民币5000元左右,比较适合带孩子的家庭。附近还有一座“小布什营地”,房间更少,位置更隐秘,适合度蜜月的客人。

南非顶级营地萨比萨比,有四个不同主题的度假村,复古气息浓厚。

当天下午便安排了一场Game Drive,Sabi Sabi的猎游体验绝对是名不虚传,对得起非洲第一的称号以及昂贵的价格。这些年十余次到访非洲,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享受了一把只有专业野生动物摄影师才有的“高规格待遇”:营地调配了全南非唯一的改装摄影敞篷越野车,可以供四个摄影师使用。改装车配备了安置超长焦镜头“大炮”的云台,360度旋转坐椅,方便摄影师在行驶途中的拍摄,哪个方向出现目标都可以随时“瞄准”。脚下空间可以平躺拍摄,加上路虎极强的越野通过性能,追逐动物毫无问题,实在太酷了。

除了自然向导Francois,还有一个南非尚干族追踪手Dollen陪同。顺便提下,尚干族人世代生活在丛林中,拥有极为敏锐的视觉和丰富的动物追踪经验。他会留意路上的脚印,判断动物种类以及什么时间通过。

马力强劲的路虎载着我们在一望无际的丛林中穿行,此刻是南半球的冬天,草木枯黄,树叶稀疏,迎面吹来的风融合了植物和泥土的味道。在这片非洲土地上,栖息着200多种野生动物,还有350多种鸟类。说起来,这片数万公顷的私人营地的位置实在太棒了,和克鲁格国家公园有绵长的边界接壤,大量动物可以自由往来。由于克鲁格国家公园里面只允许车辆在规定的道路上行驶,不可以下路,加上道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路旁看到动物的几率有限,而且公园面积太大,找动物特别费时间。但Sabi Sabi是私人领地,只要发现动物的踪迹,越野车便立刻进入灌木丛追踪,看到“非洲五大”的概率有八九成之高,尤其是非洲花豹在这片私人保护区内数量众多。

母象带着小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距离非常近。

车旁的草丛里不时出现一些食草动物,跳羚、旋角羚、斑马、长颈鹿都比较常见,很快我们在路边看到了几头非洲象,似乎已经习惯了人类,泰然自若。继续前行,又发现两头黑犀牛,母子俩正在大口地吃草。距离不过数米,双方都很平静,但我一直期待能看到“大猫”。

Franscois不时用对讲机和其他车辆通报野生动物踪迹的信息,似乎对方发现了些什么,等他放下话筒,忽然加快了车速,向另外一条小路开去。“刚刚有头豹子经过。”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因为花豹敏感也害羞,野外少见。很快我们就到了“现场”,是一头两岁左右的小母豹,正在草丛中休息,我们停在距离她10米左右的地方。这里几头老花豹都被起了名字,“她叫什么?”我问Franscois,“我们想叫她苏珊”,名字很好听,适合这头美丽的小花豹。

第三天,我搬进了“大地营地”,这座体现了非洲复兴的未来主题元素的奢华酒店,将非洲艺术以穿越时空般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无论是建筑还是内部装潢都很独特。

和布什营地不同,这里的别墅距离餐厅比较远,每天晚餐前,向导会带着枪专门开着电瓶车到别墅门口来接我,不允许客人自己前往餐厅,因为黑夜中,营地周围野兽出没,说不定一头雄狮就睡在你的房顶上,搞不好,你就成了它的晚餐。夜晚从丛林中满载而归时,浩瀚的星空下,熊熊篝火已经在空地上点燃,一阵丛林晚风拂过面颊,聆听着昆虫和飞鸟的鸣叫,在跳动的烛光下,享用着美酒与美食,西方人的“奢华情调”一定是物质与精神的统一。

清晨的猎游有些辛苦,冬日的早上温度仅仅4-5℃而已,空气冰冷,越野车的座位上准备了薄毯和热水袋。早上我们收获了一大群非洲野牛,还有三头狮子,若干大象和犀牛。午餐后在房间里小睡一会儿(每天早上都是5点起床),再开始下午的猎游。

两岁的花豹苏珊经常出没在营地附近。

第三天下午,我们遇到一次“险情”,小布什营地发现一头老花豹,车子过去时,它似乎有些被惊扰了,从藏身处蹿出来,径直向车前方的追踪手Dollen冲过去,Dollen顺手拿起一把砍刀,见状老豹子心有不甘地退缩了。从我面前经过时,清楚地看到它目露凶光,让人不寒而栗,花豹果然是“五大”中的厉害角色。

傍晚时分,车子停在Sabie河畔,Franscois从后备箱拿出香槟,我望着连绵无际的丛林和丘陵,不远处还有一群野牛,落日余晖洒在干枯的河床上,动物们的家园。很快,如血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当Sabi Sabi的主人于1979年开始这个项目时,希望打造一处体验顶级生态旅行的绝佳目的地。30多年过去了,他如愿以偿,南非,从昨日的浪漫殖民年代风情到未来的复兴,这片土地上的故事总是充满了美丽和危险。

(本文发表于《世界博览》杂志2017年第3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