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走遍世界 > 图片故事
徒步穿越新西兰:从星空小镇到侏罗纪时代
2017/3/13 15:07:57 来源: 世知网

作者:文、图/twowinters

导语:酒过三巡,总有精彩。未承想,这次的精彩竟是将我带到新西兰这片奇妙的土地上。

每年的同学聚会,规划旅行是必备项目,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友人提出新西兰时,所有人的热情都被点燃了。一行人借着酒精的发酵开始查机票查酒店,纷纷按下了预订键。

未知的旅行说来就来

当我们驾车在新西兰的公路上时,两旁的景色让我震惊于大自然的美妙和神奇,它静静地包容着天地间的一切。也许刚刚还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转过一个弯,突然出现一座雪山;我们还在苦恼连绵不绝的盘山路的尽头在哪儿时,海岸线已悄然跃入视线。

星空小镇初体验

现在想来,依然会醉心于去库克山徒步的前夜所居住的那个小镇Tekapo。这儿被俗称为星空小镇,有着全世界摄影爱好者为之疯狂的绝美夜景,比如常常能在各种大片里看见以教堂(好牧羊人教堂GoodShepherd Church)为前景、星空为后景的照片,便是出自这里。

在小镇的住所也能看到满天的星星, 不愧是全球最佳观星之地。

除了星空,小镇正对的Tekapo湖,也是新西兰南岛极具代表性的景点之一。Tekapo湖坐落于新西兰南岛的著名旅游城市基督城与皇后镇之间,位于库克山盆地与Mackenzie 的心脏地带。从基督城向西南方向行驶约两个半小时至三小时,即可抵达。美丽迷人的Tekapo湖四周围绕着被金色灿烂的阳光笼罩的树丛和白雪皑皑一望无际的雪山。据悉,这儿最初只是一个未开发的冰河,由于湖底里特别独有的青绿色的岩石,使整个湖面呈现一种翠绿迷朦的梦幻景象。而湖水整体呈现蓝绿色(也有人说是奶蓝色),且颜色会随着自然光的变化发生稍许改变。仿佛是大自然的馈赠。

我们自驾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新西兰的夏季,但气温并不是很高,出行依然以长袖为主。大概也是因为夏季日照较强的缘故,湖水呈现出沁人的蓝绿色。想起曾经看到的攻略中的一句话,有一种蓝,可以把你整个人牢牢抓住,不想把视线离开半秒。实际看到,正是如此。

而到了Mt John上的天文台观测点,白天俯览Tekapo湖又是完全另外一种景象,湖面上看不到一丝波纹,如同一块巨大的嵌进地面的蓝宝石。湖水的深邃蓝色,甚至盖过了天空蓝,从远处看去,天空和湖水仿佛本是一体,而中间的陆地和山脉就如同画面上的分隔符。

徒步Mt cook,仿佛穿越了侏罗纪

但是,在Tekapo的第一夜实在是太扫兴了,自驾了将近小半天来到小镇,原计划晚饭后便去感受星空的震撼,结果半途就下起了大雨,只好作罢。一行人早早睡下为第二天的徒步养精蓄锐。超级幸运的是第二天是个气候宜人的完美晴天,但由于1月份的澳洲天气相当于春夏交替,昼夜温差较大,尤其是山间气温低且风大,若登山或徒步项目,还是要准备防风保暖外套。

其实在计划徒步行程之前,我对此有些小偏见。当时并不懂为什么澳洲人喜欢徒步,在我概念里,耗数小时走路,得有多无聊啊。平时跑步超过10公里已经觉得很寂寞,这样长距离的路线,宁愿用跑步早早结束。但现在想来,此行在库克山为期半天的徒步行,是整个行程中最为印象深刻的亮点之一。

我们此次的徒步地点属于库克山国家公园(Aoraki/Mount Cook National Park),也是新西兰最大的高山区国家公园,里面有新西兰最高峰Mt.Cook(库克山), 正是我们徒步路线所环绕的山脉。

库克山(mount cook) 南阿尔卑斯山脉纵向贯穿在南岛的中部,许多山脉被白雪覆盖,绵延几百公里。整个山脉有二十二座山峰在三千公尺以上,库克山是最高峰,海拔3754公尺。库克山国家公园占地70011公顷,里面聚集着雪山、冰川、河流、湖泊、山林,以及动物和高原植被等,这里给人们的惊奇是其他地方所无法比拟的。屹立在群峰之巅的库克山顶峰终年被冰雪覆盖,而群山的谷地里,则隐藏着许多条冰河。其中,塔斯曼冰河川长约29公里,宽2公里,深600米,是世界上除极地以外最长的冰河。在冰河内部,由于它的移动,带着山体的碎石下滑,加上阳光的照射,使冰河表面形成了无数的裂缝和冰塔,造形是千姿百态,耀眼夺目。

库克山国家公园, 是新西兰最大的高山区国家公园, 里面有新西兰最高峰Mt.Cook( 库克山), 正是我们徒步路线所环绕的山脉。

我们在早饭过后驱车前往库克山徒步起点,车程大概两小时不到,可我们却开了将近三个小时,实在是因为沿途的风景对于初到新西兰的我们来说太有吸引力,一再地靠边停车欣赏拍照,却又因为澳洲是左侧行车(与中国相反),且交规极严,一边拍照还要一边注意停车限时,刺激极了。

一路上看到成片的紫红色花朵排列在雪山脚下的道路两侧,和粗犷的平原交相辉映,询问当地人才得知是这个季节特有的鲁冰花,甚是好看。临近山脚,是一条笔直开阔的柏油公路,白色的标线径直指向远方的雪山,仿佛天与地的壮美对比。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徒步营地,已时过晌午。营地地理位置处于山脚,三面环山,又因为厨房及卫生设施一应俱全,有很多徒步客会自驾至此,并驻扎停留若干天,白天尝试不同的徒步路线,夜晚露营感受星空的震撼。不同于国内的景区,这里的营地几乎看不到工作人员,但是无论干净程度还是游客素质,都令人印象深刻。我们稍作休息,按照攻略上的指示找到了徒步线路指示图,徒步路线按照难度和所用时间不同区分为4个档次,我们选择的是用时中长的Hooker Valley Track线路,约4小时来回。徒步开始之前和驻扎营地的外国友人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条步道将涵盖三座吊桥,途经以岩石灰湖水著名的Mueller Lake,最终到达Hooker Lake。

迫不及待地,终于开始了徒步之旅。在出发后约五分钟,出现了第一个让我觉得新鲜震撼的景色,左前方出现了一篇凹凸不平的地形,岩石上附着的青绿色的苔藓,岩石间长满了完全叫不出名字的植物,配合着远处的雪山,一度让我觉得身处电影《侏罗纪时代》中,仿佛下一个画面,一只巨大的雷龙就会从雪山脚下迎面窜来。

接着往前走十分钟左右,同样在左前方,是一个观景台,这里主要是为了让一些游客在没有充裕时间完成全程的情况下,也能领略到库克山的壮美。观景台的不远处,就是之前外国友人提到的第一座吊桥,吊桥修得很简洁,木制的桥面不宽,最多容纳两人并排同行。走上去风平浪静,当我们走到桥正中的时候,一股妖风刮来,仿佛有十级那么猛烈,桥面晃动得异常厉害,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我和朋友只能捂着脸待在原地等待风停,期间不自觉看了眼脚下湍急的Mueller Lake,心里还是略有一些胆怯。

过了吊桥,道路上越来越多的小山坡开始出现,顺着蜿蜒的石子路,眼前的景色也有了变换,史前时代的植被开始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视线的一侧是灰黑色岩石混合杂草的平原,另一侧则是湍急流过的Mueller Lake。在转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山坡之后,耳边逐渐传来潺潺水声,循着声音方向找去,原来是Mueller Lake的中心地带,原本下游湍急的河流,在此处却似乎停下了脚步,只是细细地淌过平坦的河床。如果说在下游的河水呈现出的感觉是质地粗犷未经修饰的花岗岩,那么这里给人的感觉则是质地均匀温润饱满的玉石,河床中散布着大小不一的岩石,星罗棋布,相得益彰,让人不由联想,曾经是否有一颗流星,太过留恋地球上这一片的美景,于是选择化成碎片坠落在这一片山水间。

小憩之后,继续前行,河流的走向与我们的徒步路径在经过了一段交叉之后,渐渐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本来看着遥远的雪山正在悄悄地靠近。我沉醉于这片美景,不时回头观望,或驻足拍摄。不知不觉和朋友们拉开了距离,回过神时,他们已经在百米开外。

按照导览上的说明,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已经非常靠近徒步线路的终点Hooker Lake,时间还算充裕,所以大家都感觉很轻松,脚下的木栈道由一层铁丝网包围固定着,相比之前的石子路,脚感格外舒适。途中我们经过了此条徒步路线唯一一处洗手间,停留片刻的时间,手中的相机也绝不能闲着。

最后到达徒步终点Hooker Lake的时候,用时差不多刚好2小时,此时已有不少游客到达此处,休息整理装备,相比之前的地形,这里算是一片盆地,盆地中央的Hooker Lake,湖水颜色一样呈现岩石灰,听当地人提起,若是寒冷时节来此,会看到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冰山漂浮在湖面上,成因应该是旁边冰川上的碎冰在大块融化之后坠入湖中而形成。略可惜,我们无法一睹真正冰河的风采。

湖边一隅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不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徒步,也不是耗时最长的徒步,但却是我目前所经历过的最不舍得告别的一次徒步。因为有了去程的经验,回程大家普遍走得很快,我还是选择不紧不慢地跟在部队后方,时不时回头看看刚刚走过的路,再一次用身心去体会和收下眼前的美好。

四小时的徒步,每个人都略感疲惫。自驾回程的路上,太阳渐落半山腰,我们晒着太阳,慵懒地依靠在坐椅上。我不禁在想,如果是在国内,这个点大概又是闷在房间里打游戏或者操场上跑步吧。那么新西兰人民此刻会做些什么呢?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打发午后的时光呢?此时在公路左侧看见一行马队,仿佛这就是他们的下午茶时间。

时间在小镇静止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回到了驻地。这是一处位于湖边的宁静小镇,开车驶入小镇的时候,速度要降到很低,只要不一会儿就能从小镇的这头行驶到出口。虽然新西兰的小镇普遍都不大,但每一个小镇必备的motel、酒馆、小饭店等也是一应俱全。

我们住的是当地的汽车旅馆,因为出行规划比较赶,在我们安排住宿时,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并且考虑到游玩路线的方便,最终选择了汽车旅馆。出发前已在攻略上有所了解,motel虽小,里面的设施一样不少,并且主人都很热情。除了夜晚的虫子比较多,离景点略远外,几乎挑不出其他缺点。

旅店对面是一片牧场,各家居民陆陆续续养着羊群和牛群,我最喜欢的是马驹。有两匹体型健壮的棕色大马,倚在靠近某片牧场栅栏的位置,一只悠闲地吃着草,一只扫着尾巴驱赶身上的飞虫,此时夕阳已经将近落山,太阳光呈现出最完美的角度和色温,我忍不住抓起相机,慢慢靠近,很显然的,两匹马驹意识到眼前的陌生人,或许它们知道我并无恶意,又或许想用它们的方式向我问好,其中一只不住地用头部往护栏边低蹭,并且伴随着阵阵粗重的鼻息声。既然已经是一幅完美的画面了,那又何必打扰它们呢,于是我在离它们还有五米左右的距离按下了快门,一幅剪影,安静得仿佛时间在此停止。

红顶黑天鹅

旅行结束后我找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在库克山徒步的时候拍摄的,另外一张出自当天晚上的星空拍摄,后期进行合成。我站在雪山脚下,如此渺小;浩瀚星空却又贯穿于我的整个身体,我想说,浩瀚宇宙间,我可以只是一颗星,换个角度,我也可以是整个宇宙。

旅程结束已过数月,回看照片,依然会被这种天地人的对比震撼到,心仿佛又回到了那片天地之间,我不禁开始感谢那场酒醉,若没有当时“不顾一切”地下单,也许就不会有今天如涉天境的旅程。

(本文发表于《世界博览》杂志2016年第14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