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走遍世界 > 走近外交官
有条不紊的危机应对
所罗门撤侨亲历记
2017/4/7 11:35:35 来源: 世知网

作者:赵振宇,中国前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

导语: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首次从未建交国撤侨事件,需要外交人员付出格外的智慧和努力。

赵振宇大使和巴新方官员在莫尔斯比港机场候机楼照料中国侨民办理出境手续。

在我担任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大使期间,我还负责兼管南太平洋未建交国所罗门群岛事务。2000年6月5日,该国突发政变。一个叫“马莱他鹰派力量”的武装组织将总理乌鲁法阿鲁扣为人质并迫其辞职。政变的背后是该武装组织与另一派武装力量之间的对峙,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造成包括华侨华人在内的多国无辜平民的伤亡。为保护我旅居所罗门的侨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中国政府展开了一场万里撤侨的重大外交行动。我亲历了自建国以来我国首次从未建交国撤回中国侨民的事件。

人心惶惶, 侨民翘首企盼祖国搭救

2000年6月5日凌晨,所罗门总理府上空密集的枪声惊醒了约500名生活在所罗门首都霍尼亚拉的中国侨民。他们中多数人来自我国的广东、福建一带,在所经商多年,也有少数来自香港和台湾。我国山东海桥有限公司和广东华罗家禽有限公司也在所从事商务活动。

政变当天,霍尼亚拉的国际机场关闭,首都的对外通讯中断。市区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死伤10余人。政变领导人“马莱他鹰派力量”首领安德鲁·诺里虽声称将确保首都和平,对偷盗、抢掠者格杀勿论,但仍有商店遭抢,不少公司的车辆被武装人员强行开走,也有人被不法分子勒索钱财并遭绑架。

6日,所罗门国际通讯线路刚恢复,我即与海桥公司副总经理石中琴通了电话, 委托她和华罗公司总经理张俊强对当地的华侨华人进行登记,了解其在紧急情况下的去留意向。石中琴答应将尽力完成大使馆所托付的任务。

随后,我向国内报告了所罗门的最新局势以及通过石中琴联络中国侨民的情况。翌日,我遵照国内指示, 请石中琴向全体旅所侨胞转达中国政府的慰问和关心,同时希望她及时向我报告所罗门局势发展情况及我侨民动态。

中国侨民多年来在所罗门艰苦创业,或多或少都积攒了一份家业。他们内心并不愿意放弃难以割舍的家产,可理智告诉他们,如果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将会导致其“家也破,人也亡”的悲剧。石中琴向我报告说,中国侨民普遍人心惶惶,担心一旦骚乱升级,他们会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使中国侨民更觉惊恐的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驻所罗门高专署以及台湾驻所伪“使馆”已通过当地电台宣布:在情况危急时,将派飞机或船只接回各自侨民。因中国政府在所罗门没有官方机构,他们害怕危难时没有祖国这一强大靠山。

夜间,我又收到石中琴的传真,她说:“耳边枪声不断,中国侨民亟盼离开,恳切希望祖国能帮我们脱离险境!”我请她转告侨胞们:祖国是他们的坚强后盾。中国政府绝不会置海外侨胞的安危于不顾!

先易后难,紧急实施撤侨“第三方案”

6月7日,所罗门的局势因澳、新等国纷纷开始撤离其侨民而显得格外紧张。

我召开使馆馆务会,分析了所罗门的局势、我旅所侨民情况以及澳、新等国撤侨动态等,向国内作了报告,并提出了三种撤侨建议方案:(一) 由中国政府派船只或飞机至霍尼亚拉接侨;(二)因巴新不具备租用船只条件,通过我驻澳使馆联系租用舰船或飞机赴所接侨;(三)由我驻澳、新使馆与驻在国政府联系,请求其同意将我侨民,连同其本国公民同时撤离所罗门。

我国政府一直关注着所罗门的局势,侨胞们通过我馆发出的求救信息紧紧地牵动着中国政府的神经。外交部成立了“应急中心”;作为主管护侨工作的职能部门,领事司安排专人全天候值班,司、处领导开始夜宿办公室,与前方保持全天候的联系。

6月9日,领事司司长钟建华紧急约见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艾大伟和新西兰驻华大使安德岩,以中国政府名义请澳军舰协助中国侨民撤离所罗门,并请澳方允许他们在澳暂避,所需费用由中国政府承担;请新西兰政府向中国侨民提供协助,允许中国侨民搭新方军舰撤离所罗门。澳、新驻华大使均表示,其撤侨军舰和飞机将优先载运本国公民及受委托提供领事保护的国家公民,在此基础上愿积极向中国侨民提供协助。

同日,我馆接外交部指示,中国政府决定先行实施撤侨“第三方案”,争取澳、新帮助撤离少量中国侨民;同时对其他两种方案进行研究与准备。我立即电话通知了石中琴,要求她就地与澳、新驻所罗门高专署联系,有序组织我侨民撤离。

未雨绸缪,寻求所方提供撤侨便利

考虑到我侨民最终将撤离所罗门,为防不测, 6月9日上午,我紧急约见了所罗门驻巴新高专菲利普·卡皮尼。所罗门与我虽无官方关系, 但其高专卡皮尼多次出席过我馆的活动,和我有一定私交。我向卡表示,由于所发生政变,治安恶化,中国侨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请其向所政府转达中国政府的要求:希所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中国侨民人身和财产安全。在紧急情况下,为他们顺利撤离提供方便。

所高专允将中方要求立即报告政府,并强调,如中国政府决定派船赴所接侨,他将尽力协助办理船只入、出境手续。

赵振宇大使在中国政府派来接侨的专机上,送别即将回国的来自所罗门的中国侨胞。

由于政变部队控制着所首都的局势,我担心即使所政府愿意向我侨民提供便利,也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我与所没有外交关系,万一政变武装人员以此为借口,对我接侨船只采取不合作态度,或予以非法扣留,甚至以劫持我船员作为人质来要挟政府,那后果不堪设想。为此,我请卡皮尼设法利用个人关系,帮我获得了政变领导人安德鲁·诺里办公室的直线电话号码。

6月10日上午,我拨通了诺里办公室电话。我首先礼貌地作了自我介绍,并向他致以问候。他起先一愣,显然没想到中国驻巴新大使会在这样的时刻直接给他打去电话,但他很快就以同样友善的态度与我攀谈起来。他问我:“大使阁下,您在巴新生活得怎么样?”我告诉他:“我在巴新很好,但我在贵国的中国同胞们却没有我这样幸运,他们正在设法暂时撤离霍尼亚拉。”然后我迅速切入正题:“我打电话给您,是代表中国政府请您指示您的部下根据国际惯例,保护中国侨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我继续说道:“中国政府正考虑近日派船前往所罗门接侨,请您和您的部下对中方撤侨行动给予全力支持和配合”。诺里反应积极,一口答应了我的要求,并友好地说:“如中方在撤侨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您可直接给我打电话。”

后来的事实证明,把工作做在前头,确实有助于我侨民的顺利撤离。

皆为同胞,台湾阻挠撤侨不得人心

使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石中琴和张俊强忙于串联侨胞时,竟遇到来自台湾方面的干扰。

6月7日,台湾伪“使馆”通过电台发布消息称,台湾军舰准备撤走来自台湾的侨民,但所有中国人都可以搭乘该舰。然而,当个别中国侨民找到台方,表示希望乘台舰离开时,却又被无情地拒绝了。

6月8日,正在联络中国侨民的张俊强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威胁说,张等人造谣惑众,煽动华人逃跑,扰乱当地治安,必须立即停止联络工作,否则要让所罗门地方当局来抓他。经查,打此匿名电话者是台湾方面组织的“中华商会”的人。

6月11日上午,几个“中华商会”的骨干分子私下找到了石中琴和张俊强,劝说他们不要再做中国政府的联系人了,否则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见软硬兼施、拉拢分化的图谋不能得逞,同日下午3点,几个当地人闯进了石中琴的住所,蛮横地问:“你是不是中国政府官员?是不是负责中国侨民的撤离工作?是不是得到了所罗门政府的批准?”石镇定地将他们顶了回去。碰了一鼻子灰后,这几个人在石的住所外转悠了半个小时,才悻悻离去。后来得知,他们也是由台湾方面唆使来找茬的。

很多侨民获悉上述情况后不解地说:“既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在危难之中要玩弄两面手法,甚至还想方设法阻挠中国政府撤侨呢?”

当机立断,祖国派“阳江号”货轮接侨

6月10日和11日,所罗门武装冲突进一步升级。澳、新、马(来西亚)等国发出了全面撤侨通告,要求各自侨民在6月14日前撤离完毕,以防冲突双方劫持外国人作为人质。外国侨民的恐慌情绪随即迅速蔓延,我国侨民要求立即撤离的人数顿时从32人猛增至150人左右。而此时,石中琴又给我传来我侨民欲搭澳、新舰船被拒的消息。

6月12日,我驻澳、新使馆向澳、新方提出,请其派军用飞机赴所罗门帮助中国侨民撤离,一切费用由中方承担,但对方均表示为难。

同日晚,情况出现转机。我驻澳使馆了解到,中国远洋运输公司有一艘距所罗门550海里的“阳江号”货轮正在从新西兰驶往日本横滨的途中,建议国内考虑请中远公司协助撤侨。当夜,外交部经与交通部和中远集团总公司商议后,决定启动我馆建议的撤侨“第一方案”,派“阳江号”火速赶往霍尼亚拉港,将我侨民撤至邻近的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暂避,并电告船长此次行动由驻巴新使馆担任前线指挥。

6月13日下午4时25分,“阳江号”在我侨民热切的翘望中抵达霍尼亚拉港锚地。侨民们顺利地赶到码头并登上货轮。临登船前,石中琴拨通了我的电话动情地说,“赵大使,在我们向祖国发出了求救信息后,我国政府想了那么多办法来帮助我们,现在接侨的船已到,给所有急于想脱离险境的侨胞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再也不用为了搭乘别国船只和飞机而疲于奔波却总是失望而归了。所有侨胞永远感激祖国的深情关怀。”她并问我:“如果持所罗门护照的华人请求上船,怎么办?”我明确答复她:“只要是我们的同胞,无论来自大陆、香港、澳门,还是台湾,也包括那些持所罗门护照的侨胞,祖国都欢迎他们。”

6月14日下午,经我与巴新外交部紧急交涉,巴新方正式复照我馆,同意我侨民在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停留7天,并将派外交部副秘书长、前驻华大使拉卡诺和移民局长等陪同我赴码头迎接中国侨民。

6月15日晚11时33分,“阳江号”经过52小时的航行,终于停靠在距所罗门485海里的莫尔斯比港。117名侨胞看到我馆“热烈欢迎中国同胞!”的横幅标语赫然展现在码头时,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专机救援,万里撤侨画上圆满句号

6月16日中午,我在大使馆宴会厅主持招待会,热情欢迎全体旅所侨胞,并于当日下午向国内提出了用专机来巴新接侨的建议方案,因为:(一)不少侨民因海上浪高风紧、航行颠簸而晕船呕吐,体质下降,这个以妇孺为主的群体经不起久拖;(二)巴新过境签证有效期短,容不得我再静观局势的变化;(三)如让侨民乘商业飞机回国,申办澳、新过境签证难度极大,申办菲律宾过境签证亦需较长时间;(四)将侨民从所罗门接至巴新暂避,再用专机送其回国,更显我撤侨行动圆满。

17日下午1点,我馆接到外交部紧急通知,中国政府已接受我馆建议,决定包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77客机,来巴新接旅所侨民回国,目的地为广州。专机将于18日上午8点15分抵达莫尔斯比港国际机场。

时值周六下午,几经周折,我通过电话总算找到了正在乡村度周末的巴新外交部副秘书长拉卡诺。经其与各相关部门紧急协调,巴新方破例地决定于翌日早晨,在机场组成一个含外交、移民、海关、航运、机场等部门的联合工作组,为我方专机办理航空许可,为侨民现场办理海关和边防手续。

6月18日清晨,即将乘机飞返中国的侨民们在我馆外交官和巴新方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在候机厅里顺利地办理离港手续。侨胞们感激地同我馆人员告别,已加入所罗门国籍的年轻母亲伍彩华手中搀着两个年幼的小孩,怀里还抱着才17天大的婴儿含泪同我惜别。她说,所罗门发生政变后,她在码头和机场之间来回奔波,得到的回答总是“对不起,不行。”她感谢祖国向她的家庭伸出了援助之手。

赵振宇大使在大使馆慰问来自所罗门的中国侨民伍彩华。

候机厅里还有这样感人的一幕:巴新华人店主范惠新从17日晚的电视节目中得知来自所罗门的中国侨民将于第二天早晨乘机回国,他特意在大清早将店里的几箱面包、饼干和饮料等送到机场招待自己的同胞。“大家都是中国人!”他简单而朴实的话语使侨民们激动的心情又一次澎湃。

8点15分,中国政府派来的专机波音777飞越浩瀚无边的太平洋,平稳地降落在莫尔斯比港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候机厅里顿时掌声四起,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9点20分,我走进机舱,代表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在巴新的中资公司和华人华侨向侨胞们道别,祝他们一路平安!机舱里回荡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9点30分,飞机振翼而起,向着蓝天,向着中国,把侨胞们送往祖国母亲的怀抱。

(本文发表于《世界博览》杂志2017年第6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