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走遍世界 > 走近外交官
领导人的专机并不神秘
专机上的往事
2017/3/1 13:47:08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吴德广,曾任外交部礼宾司参赞

导语:专机给人神秘之感,依我看专机上的布局与普通客机虽有差异,但也十分简朴。

当地时间2015年4月20日,应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侯赛因和总理谢里夫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20日抵达伊斯兰堡,至21日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主席所乘专机进入巴基斯坦领空,巴方枭龙战机编队护航。

我的外交信使朋友说,早些年信使同事之间有句戏言:坐飞机是“起死回生”,上了天命交给机长,落地后命才属于自己。这并非危言耸听,至今已有6位信使因飞机失事牺牲了。礼宾官出差机会也不少,国内外四处奔波。有时乘飞机时的心情也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不过礼宾官有时能随首长乘专机出访,体验一下“万无一失”的感觉。

1965年我进入礼宾司任职时,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已开始用自己国家的专机,结束以前租赁承包外国航空公司飞机的历史,国宾在中国省市访问也乘坐中方提供的专机。

中国没有“空军一号”

1964年周恩来总理访问非洲14国乘坐的是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飞机。周总理多次指出:中国民航一定飞出去,不飞出去,就打不开局面。从1965年开始,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便结束了中国租用外国飞机的历史。

1978年1月和10月邓小平副总理访问缅甸和日本,专机由中国空军提供。1988年8月,吴学谦副总理作为中国特使赴巴基斯坦出席为哈克总统举行的国葬,1991年8月杨尚昆主席访问蒙古,1992年4月江泽民总书记访问日本,1992年11月李鹏总理访问越南以及1994年4月访问中亚四国等,专机都是由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提供的。笔者作为礼宾官随访,亲历筹备专机的过程。

专机执行任务有一套完整的程序,要求准备充分、严密保障措施。主要程序包括外交部门与专机经过的国家和地区进行联系,要求降落点提供高级别警卫。

必要时,中国民航局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会成立“专机航线考察组”,在专机飞行之前进行航线考察。内容包括考察航线、机场及备降机场等。确保专机地面安全,包括经停机场、东道国机场的航空燃油、水、食物等的补给安全措施。专机起飞前,进行全面清舱检查。起飞并到达目的地后,警卫24小时巡视、看护专机,中国驻东道国的使领馆责无旁贷地给予积极支持和协助。

世人周知,美国总统专机为“空军一号”,专为美国总统服务的机组都是第一流的。人们说它是豪华飞行的五星级酒店。在中国则不然,提倡勤俭节约,不专门固定为国家领导人设置专机,通常是由中国民航客机中选定的。

礼宾司通常在国家领导人出访前,通告民航总局关于专机飞行任务。国航通常使用波音747为专机。确定专机机型、机组成员名单,对接受任务的飞机进行安检和改装、制定安全计划等。除了安全保障,专机乘务组还保证服务到位,配餐和用品的供应齐全。国家领导人出访归来,专机恢复原样,继续从事商业运营。

我经办过数起国家领导乘专机的案子,大多以国航的波音747为专机。波音747体积够大、航程够远、技术够安全。而且波音747可载客400多人,客舱宽敞,舒适性好,空间很大。

专机如何布局

专机给人神秘之感,依我看专机上的布局与普通客机虽有差异,但也十分简朴。民航根据规定,按照不同的级别,乘用飞机时享有不同级别的服务。客舱布局大致分为四部分:前半段是国家领导人使用的席位,包括客厅、办公室和卧床;中间是部长席,供主要陪同官员乘坐;再往后就是司局级官员的席位;其余舱位为随行媒体记者和工作人员所用。此外,司局长席里面还设有警卫和医护人员的席位,方便他们进出,及时提供服务。专机的航程时间不一,根据时间长短,机上常有外长会见随行记者等活动,称媒体吹风会。

2014年9月16日上午11时40分许,国家主席习近平乘坐的专机抵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

按照我国的礼仪习惯,国宾访华时中国领导人陪同国宾赴省市访问均乘中方专机。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访华,周恩来总理亲自陪同尼克松总统一行赴杭州。中方安排机械性能最佳的“伊尔18”型专机作为主机,机上布置有国宾及主要陪同者的客厅、卧床等。主机配备了技术最熟练的机长,还会安排两名美方通讯人员,他们携带先进轻便的手提通讯设备,方便尼克松总统随时与副机(美国专机作为副机)保持联系。当主机在26日中午12时50分按时抵达杭州机场时,尼克松一行热烈鼓掌祝贺。这种主、副机的安排既符合中国的礼仪惯例,又灵活解决美国总统能随时保持与美国国内联系的需要。

英国首相希思从1974年5月起访问中国达26次之多。有一次我接待希思一行来访,随行人员并不多。专机起飞后有趣的事发生了。希思的秘书与我坐在后舱第一排,起飞时他把手提箱放在他身前,便闭眼养神了,当专机上到一定高度并平稳飞行时,他睁开眼睛,发现他身前的手提箱“失踪”了,他神情十分紧张向我报告此事,我即把此事报告机组航空小姐。那两位航空小姐不慌不忙地搜索,最后在靠近舱尾处找到这个手提箱,立刻完璧归赵。原来专机拔地而起之时,手提箱“偷偷”滑走了,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客舱尾。这位秘书失而复得手提箱,再三表示感谢。

化险为夷的故事

在礼宾司,我亲闻不少专机化险为夷的故事。回忆起来感到惊心动魄!

早年为周恩来总理专机执行任务时,机组人员曾多次在空中飞行时遇到雷雨大风或者突然事变情况。面对危险,周恩来总理总是镇定自若,也充分相信机组有能力脱离险情。有一次,专机由河内回国,晚9时起飞离开,飞行不过十分钟就进入雷雨区。在四周闪电的包围中,专机穿来绕去,左躲右闪,经过半小时的紧张飞行才绕过雷雨区。周总理对机长说:“你们辛苦了!我知道你们会有办法嘛!”

1965年,周恩来、陈毅等一行乘专机前往阿尔及利亚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专机在伊朗加油起飞不久,报务员收到国内发出的电报,他将翻译好的电文交给机长张瑞霭。“坏事了,阿尔及利亚发生政变!”张瑞霭立刻报告在客舱的周总理。“形势变化得这样快?”周总理显然也很吃惊。对于突如其来的情况变化,总理经过思考,冷静地说:“继续往前飞,到埃及开罗降落,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下一步怎么办。”

经商定,派陈毅、乔冠华两人前往阿尔及利亚了解具体情况。第二天,陈毅带着乔冠华抵达阿尔及利亚,并确认阿尔及利亚的第二次亚非会议已取消。之后周总理一行平安回国。

早年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专机都是向外国航空公司租用的,专机时而出故障是不足为奇的事。

1955年12月下旬,宋庆龄副主席率团应邀访问印度、巴基斯坦、缅甸等国。21日代表团飞往加尔各答访问途中,专机突然发生飞行故障。

宋庆龄一行乘坐的专机为荷兰航空公司的“空中小霸王”,是两个螺旋桨的飞机。飞机快到加尔各答上空时,宋庆龄的警卫秘书首先闻到机舱里有一种异常的臭味,原来是从前舱散发出来的橡胶的焚烧味,随后,飞机的左引擎发出异样鸣声,机身开始剧烈地上下颤动起来,之后左引擎开始不能正常旋转。

机长果断采取紧急措施。在与地面中断联系的恶劣条件下,冒着浓浓的燃烧气味,终于安全降落在加尔各答机场。事后得悉事故是螺旋桨起火引起的。

无独有偶。1966年4月下旬,李先念副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应邀访问柬埔寨。礼宾司与柬埔寨驻华使馆联系时,使馆表示十分乐意为李先念副总理一行提供专机,并将尽一切努力保证安全飞行。

外交部决定同意柬埔寨驻华使馆意见并上报周总理。周总理很快就批准了,并指示采取应急措施:在海南岛增加备用机场;为代表团增派中方领航员和报务员各一名;在海南岛及其周围岛屿和军舰开启雷达,跟踪联络。

4月20日清晨,代表团从广州登DC6专机启程,近4小时飞行,顺利到达金边。一周之后代表团圆满结束访问,乘DC6专机返回。就在大家放松时刻,飞机刚刚进入南越边境,舱内就听到一声巨响,飞机右翼的两个发动机的一个停止转动,接着飞机向一旁倾斜,并迅速下降。当飞机在关掉左翼相对应的一个发动机后,飞机才恢复平衡。李先念当机立断,专机立即返回金边,然后再请示国内。同时,当周总理接到专机上向国内发出“飞机出故障”消息后,立即下令按应急措施开启备用机场和雷达设施。之后专机缓慢地掉头飞返金边。

直到中国驻柬埔寨使馆报告代表团安全返抵金边后,这惊险一幕才告结束。代表团安全返抵金边后,又住进金边迎宾馆。翌日,代表团换乘柬埔寨另一架飞机,安全飞抵广州。

(本文发表于《世界博览》杂志2015年第9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