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会:掀开中国和南亚地区合作共赢的新篇章
2018/1/26 10:37:52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张亚冰,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亚系讲师

2017年12月2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阿富汗外交部长拉巴尼、巴基斯坦外交部长阿西夫在北京举行首次三方外长对话会,并发表联合新闻公报,为未来三国合作定下“政治互信与和解”“发展合作与联通”“安全合作与反恐”三大主题基调。

此次对话会是2017年6月王毅外长穿梭访问阿巴两国以及多年来三国诸多副部级、司局级等层面外事对话与磋商的重要成果。按照中国一直秉承的外交政策,中阿巴互为重要战略邻国,阿巴两国更是中国“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的重点工作方向之一。正如王毅外长在会见阿富汗外长拉巴尼时所说,“中阿巴三国在维护国家安全与稳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面临共同的任务”。在阿巴两国长期缺乏政治互信、边境摩擦不断、涉恐指责不绝于耳的现实状况下,中方倡议举行三方外长对话会,帮助阿巴两国建立对话平台,推进三方务实合作,最终取得重大进展实属不易,掀开了中国和南亚地区合作共赢的新篇章。

阿巴相向而行实属不易

阿巴两国历史上摩擦不断,近代以来三次英阿战争又埋下诸如白沙瓦之争、杜兰德线等民族宿怨,自独立以来两国关系一直很紧张。1979年末苏联入侵阿富汗后,阿富汗大量游击队员在巴境内接受美、巴资助和培训,培训结束后裹挟大批在巴境内生活的普什图人回国战斗,最终打跑了苏联军队。苏联撤出后,阿富汗陷入部落及武装组织割据的分裂状态。部分曾在巴训练营参训的青年学生成立塔利班,他们纪律严明,一度深受民众拥戴,实力不断壮大,最终于1996年攻占喀布尔并“建国”。巴基斯坦一直与塔利班联系密切,也是全球承认塔利班政权合法性的三个国家之一(另两个国家为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甚至不惜在外交上遭受西方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孤立。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以反恐为名发动阿富汗战争,阿国内局势更加动荡不安,塔利班从执政党被打回地下,武装分子在阿巴边境不断迁徙游荡,巴基斯坦塔利班应运而生,并与阿富汗塔利班平起平坐,两者间的关系始终说不清道不明。阿富汗一直将国内局势不稳归咎于巴基斯坦,指责巴政府支持塔利班。两国边境冲突不断,而边境上的普什图人居住区更是火药味十足,危机四伏。

自阿富汗开启战后重建进程以来,国际社会对巴基斯坦在其中的重要性不断形成共识;巴方在“9·11”事件后也调整了对塔利班的政策,与阿方在经贸、安全、外交等方面开展了一些合作,并在经济援助、接收难民等问题上有所作为。但历史宿怨造成的“普什图斯坦”问题以及塔利班始终是萦绕在两国关系中的梦魇,难以消除。很多多边或双边框架下的合作和沟通缺乏持续性、框架性和前瞻性,促进和解与稳定的效果并不明显。

近几年来,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基础上,充分巩固外交部主导的中阿巴三方战略对话、三方副外长级反恐安全磋商、三方务实合作对话、2017年6月“穿梭外交”等外交斡旋与尝试的前期进展和成果,将三方合作推向框架全面、务实长远的全新高度。此次对话会提出的“三大主题”囊括政治、经济及安全三大领域,“四大目标”更包括阿富汗和平重建、改善和发展阿巴关系、促进地区安全、推进互联互通及“一带一路”建设等符合三方共同利益、符合地区一体化潮流的共同关切点和着力点。此外,在塔利班和谈、援阿项目、友好交流、反恐合作及宗教交流等细分领域达成的合作与共建意愿之多、呼应之切、共识之深也前所未有,尤其是巴方提出的、旨在改善阿巴两国关系的“团结行动计划”得到阿方全面呼应及接受。在该计划框架下,两国将成立政治、经济、军事、情报和难民等五个双边联合工作组,探讨彼此关切,寻找解决办法,成为两国关系改善的桥梁和纽带。至此,阿巴两国将有可能真正相向而行,建立互信,共同应对发展与安全挑战。

中国是最合适的“中间人”

随着国际地位的日益提升,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及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愈来愈被国际社会及周边国家认可。同时,中国参与解决国际及周边热点问题时一直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因此,阿巴两国都对中方担任“中间人”的调停活动持非常积极的合作态度,这也是中国最终能够调停成功的最主要原因。

首先,中国具备居中调停的政治互信基础。中巴两国的传统友谊和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目共睹,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一带一路”的旗舰工程,已成为互利共赢国家合作的典范。在阿富汗,中国也一直扮演着负责任大国的角色,为其国内局势稳定与发展、反恐及地区安全做出重大贡献。中阿签署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后,中阿跨境光缆项目、五国铁路项目(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伊朗)等有序推进,2017年中国更一跃成为阿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中国还在亚投行、上合组织等问题上想阿方之所想、急阿方之所急,两国政治互信已上升至战略层面。反观其他大国,美国以反恐之名发动阿富汗战争,至今阿境内安全局势的恶化都与这场战争有难以撇清的关系,英国上世纪发动过三次对阿战争,而俄罗斯也因为苏联曾直接入侵过阿富汗,不太具备居中调停的政治和民意基础。

其次,中国的调停斡旋能兼顾各方利益。国际社会早有共识,阿富汗和解进程中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平衡和协调阿国内各派势力,此次对话会上三国外长呼吁塔利班加入和平进程,体现了中方主导机制的包容性和务实性。此外,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四年多来的红利已不断凸显,互联互通对巴民生、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方面都带来良好的社会经济效应。按照中国当前构想,中巴经济走廊如若以适当方式向阿富汗延伸,将其也纳入互联互通范围,最终实现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对接,势必将成为地区一体化的重要推动力,为阿巴两国发展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因此这一构想一经提出便得到两国积极响应。在此次对话会之前,即便投资风险巨大,阿富汗还是被正式吸收为亚投行成员。中国这种以经济合作和发展为杠杆的调停方式,能有效避免各派势力矛盾的激化,对推动民族和解和社会重建具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再次,阿富汗的和平稳定对“一带一路”倡议至关重要。阿富汗是中国的重要邻国,其北部的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及塔吉克斯坦均为“一带一路”合作名单上的重点国家,凸显了阿富汗在中亚、南亚缓冲带的重要地缘地位。“瓦罕走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至中国新疆的狭长地带)是古丝绸之路要道,也是目前通往南亚及西亚的要道,对“一带一路”互联互通蓝图具有非常重要的区位意义。而且中巴经济走廊目前规划的570亿美元投资项目也需要一个稳定的投资环境。阿巴两国有长达2400公里的边界线,宗教、民族、安全具有极其复杂的关联性。一定意义上讲,稳阿就是稳巴,富阿就是富巴。

不寻求代替现存机制

中阿巴三国外长在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国际社会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与和解进程的机制有很多,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会不寻求代替现存机制,不针对三国以外的任何一方。目前国际上比较有影响的涉阿重建与和解进程机制主要有四个。

一是“伊斯坦布尔进程”,成立于2011年,旨在推动阿富汗参与正常的亚洲地区经济生活。该机制由土耳其牵头,成员包括阿富汗及与阿富汗直接接壤的国家和部分地区大国(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等14个国家),另还有十余个域外支持国、十余个国际和地区组织作为支持方参与。该机制成立较早,运作较成熟,已成功召开七届外长会议,合作框架呈现多层化和框架化。

二是“阿巴中美四方协调组”,成立于2016年,旨在利用各自对阿政府和塔利班的影响力促和谈。在2016年2月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制定出了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和谈路线图,确定了实现和谈的时间点。但是,2016年5月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在巴境内被美军无人机空袭炸死,导致和平进程一度中断,塔利班拒绝与阿富汗政府再次谈判。目前四方协调组正在筹划重启。

三是“喀布尔进程”,2010年阿富汗成功举办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并发表《喀布尔公报》,标志着“喀布尔进程”正式启动。该进程旨在增强阿政府在安全与民事领域的职责与主导权,是首个由阿人提议的和解机制,也是由阿政府主导的最高级别和平进程,坚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原则。该进程目前已得到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2017年6月在喀布尔举行了“喀布尔进程:和平与安全合作”国际会议,包括中、美、俄在内的24个国家以及联合国、欧盟和北约等三个国际机构均派代表出席。会议主要议题为阿富汗和平进程、地区安全与反恐合作。在此次会议上,尽管阿富汗政府及国际社会多次呼吁,塔利班仍拒绝出席。

四是“上海合作组织—阿富汗联络组”,成立于2005年,旨在为上合组织及成员国和阿富汗各领域互利合作建言献策。但因阿富汗单方面原因,该机制自2009年起一度停止运行,例行磋商中断数年。在2017年6月的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上,各国元首就联络组继续工作达成共识,一致认为联络组有助于有关各方加强沟通、增进了解、凝聚共识、协调合作,能够为阿富汗民族和解、和平重建和地区安全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该机制由此得以重启,时隔八年后于2017年10月在莫斯科举办副外长级会议,商讨联络组下一步路线图,并确定于2018年初在北京举办副外长级会议。

近些年来,这些地区合作机制在阿富汗重建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相关地区国家各具地缘政治优势,每个机制各有侧重和需求,确应是协作和互补的关系,也只有这样才能不断通过政治磋商建立信任,才能凝聚各国及各派势力的共识,推动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地区合作,促进阿富汗和平重建。正如王毅外长所言,中阿巴三方对话会愿同其他机制相互协调配合,发挥各自优势,形成合力,共同为促进阿富汗及地区和平稳定做出贡献。

(本文发表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2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