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朴槿惠下台:是非功过怎评说
2017/3/31 13:54:30 来源: 世知网

作者:李枏,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韩国第18任总统朴槿惠的总统生涯定格在了2017年3月10日的上午,韩国宪法法院最终通过了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青瓦台见证了韩国宪政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下野的总统。

2013年2月25日,朴槿惠在韩国国会议事堂前的国会广场正式宣誓就任总统,意气风发地宣扬自己的三大治国理念——“经济振兴”“国民幸福”“文化兴盛”,并表示要“积累韩朝之间的信任,推动半岛和平”。很多韩国人相信,这位韩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将带领国家进入“一个充满希望的新时代”。然而四年之后,昔日的誓言被韩国民众一波又一波的抗议浪潮所击碎,政治动荡使韩国陷入了严重的内忧外患之中。

韩国政治、经济体制中的痼疾

朴槿惠执政之初,就制定了新政府的国政课题。为振兴经济,朴槿惠政府宣称要打造“创新经济”和推动“经济民主化”,即创造将科学技术和产业相结合的新经济模式以及强化限制财阀,进一步推进对中小企业的“经济民主化”进程。为了打造“创新经济”,自2014年9月开始,韩国政府逐步在所有省级行政区设立“创造经济革新中心”,推进17个省级行政区与具有技术优势的大型企业合作的创业帮扶体系,初衷则是通过与大企业的配对来帮助中小企业和“自创”企业发展。以大邱中心为例,其对接企业是三星集团。三星集团专门派出其工程师常驻于中心,并每年为20家企业提供技术转型换代的支持;另外,三星集团还为入住中心的“创客”提供技术、销售渠道上的支持。然而,“创造经济革新中心”项目仓促上马,各地政府对“创新经济”的概念又认识模糊,于是依赖大企业和财阀生存成为必然,大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经营状况和喜好决定资金援助的多少。据统计,自2016年9月以来,忠清南道的五家大企业对中心的援助资金在减少,这说明创新经济中心的动力正在丧失。而对于根深蒂固的财阀体制,出身新国家党的朴槿惠并不打算改变它们的所有权结构以及它们对韩国经济的垄断状况。2017年2月,韩国第一大海运企业——韩进海运宣告破产。最近韩国“亲信门”独立检察组也认定朴槿惠与“亲信门”核心涉案人崔顺实合谋从三星集团收受巨额贿赂。当前韩国的财阀企业债台高筑、专于内斗、官商勾结,依赖这样的财阀经济,韩国经济还能继续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吗?此外,朴槿惠大选时公开承诺“不会增税”,但执政第二年就悄悄打出“增税牌”。2014年9月,韩国保健福祉部决定上调香烟价格,增加2.8万亿韩元税收。之后仅过一天,安全行政部就决定上调居民税和汽车税等地方税,并通过缩小减免优惠,增加1.4万亿韩元税收。善意的福利优惠最终带来税收增加的结果,朴槿惠政府并没有积极向民众解释因扩大福利而造成的费用负担。四年期间,韩国财政赤字逐步扩大,国家债务犹如滚雪球般增加。而同时经济发展长期停滞,企业竞争力下降。2016年韩国失业人口首破100万人,青年失业率再创新高,而僵化的企业文化又使得公司职员频繁加班。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韩国总统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起着绝对的主导作用。国务总理只是总统的主要行政助手,最高决策的核心部门——国务会议的成员也是由总统根据国务总理的推荐任命。这种政治体制决定了韩国总统可以建立一个几乎没有任何制约的“决策圈子”,从而贯彻自己的意志和执政风格,而这也给亲信不法介入打开了一扇窗口。朴槿惠执政之初,就有传言说其不擅沟通,甚至有人称其为“手册公主”,讽刺她只会按照手册讲话。这种出身官僚却又不善交际的总统一旦掌握大权,很难不会落入擅权与亲信干政的窠臼。2014年的“世越号”沉船事故暴露出朴槿惠政府应对突发事件不力的弱点,而时至今日,她在事故发生当天的行踪仍是瞩目的焦点。2016年7月,朴槿惠政府宣布在星州部署“萨德”系统,事前却未与当地政府、民众进行沟通和说服,这种武断的做法引起了当地民众的极大不满与抵制,再次凸显出朴槿惠政府罔顾民意、搞小圈子的决策文化。“亲信干政”事件则给了朴槿惠致命一击,身为总统如此无视宪法,使崔顺实等亲信介入政治、逼迫企业捐款等,这些渎职行为深刻反映出韩国总统决策体制的种种弊端。

不断激化的社会问题才是巨大的火山

“亲信干政”事件一经媒体披露,瞬间引起韩国民众的大规模声讨,每个周末韩国各地的游行示威此起彼伏,反映出韩国民众对朴槿惠的不满。其实“亲信干政”事件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朴槿惠执政四年以来不断激化的社会问题才是巨大的火山,民众压抑许久的愤懑在这一刻开始了总的爆发。朴槿惠得之于民,也失之于民。纵观其四年任期,以下几件事使她民心尽失。

第一,《劳动法》的改革。朴槿惠的初衷是通过改革《劳动法》,让企业在雇佣职员时有更多自由,如根据职员表现支付薪酬、缩短工作时间以及扩大失业保险等,这本可以让其获得韩国民众的认可。但朴槿惠没能与韩国工会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协调,工会认为政府将改革的权力完全委任给了各大企业,这不仅无益于劳动条件的改善,反而会引发更多的劳资纠纷。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事务处长李正植就公开批评:“朴槿惠政府对韩国大财阀极为友善,我看到她的政府一直让利给三星与现代等大财团。”工会因而连番发动示威游行来表达不满,铁路工人曾创下连续74天罢工的历史最长纪录。因此,《劳动法》的改革进度不得不一再延后,“劳动制度改革越改越糟”。

第二,使用国定教科书。由于“现行的历史教科书丑化韩国现代史”,2015年10月,朴槿惠政府决定使用国定韩国史教科书。这引发了韩国朝野以及社会的巨大争议。反对派认为国定教科书违背了民主主义的原则,时任新政治民主联合党党首文在寅谴责说,改用国定教科书是美化“亲日”、将朴正熙时期的独裁视为韩国式民主主义,以及迎合现政权喜好的举动。文在寅大声疾呼“好总统创造历史,坏总统创作历史教科书”。但朴槿惠置之不理。当月,朴槿惠的支持率瞬间下滑至43%。

第三,介入“文化界黑名单”。“文化兴盛”是朴槿惠国政目标之一。在朴槿惠时期,“韩流”浩浩荡荡席卷全球,很多国家的年轻人都以能说上几句韩语为时尚,韩国文化产品大举进军世界各地,韩国的软实力得到了增强。然而,在韩国国内,文化市场却成为权力角逐的战场。据“亲信门”独检组掌握的内容,朴槿惠在2013年9月30日举行的首席秘书会议上对她的秘书们“抱怨”具有左翼倾向的文艺界问题很多。之后青瓦台开始有组织地制定黑名单。至2014年5月,一万多名文化艺术界人士被列入黑名单。这些艺术界人士由于其政治立场而被政府拒绝支持,并受到限制不得进入一些国家设施。韩国文化界认为这份黑名单“蹂躏了艺术家的自尊并浇灭了他们振兴文化艺术产业的热忱。”

2013年12月,高丽大学一名商学院学生在校园内张贴了一张大字报。他在大字报上写下了当时一周内发生的事情:数千名铁路工人因为罢工而被解雇;一位农民用自杀的方式来抗议在其村庄附近修建输电塔;保守派执政党提议要驱逐一位反对派政客,原因是他质疑韩国总统朴槿惠的合法性。最后,这名学生用一个问题为大字报结尾——“你们现在过得好吗?”这一问题很快得到了大量回复,而且绝大多数人表示自己过得并不好。此后,韩国大学校园里纷纷出现了不少大字报。“你们现在过得好吗?”一时成为韩国大学的校园流行语,它折射出韩国青年对未来的迷惘,也流露出他们对朴槿惠政府的失望和不满。

对朝政策完全走向了另一极端

在朝鲜半岛南北关系上,朴槿惠在大选时的口号是南北之间的“信任政治”。在此基础上,“朝鲜半岛信任进程”和“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两大倡议相继提出,韩国民众期待朝韩关系在李明博政府之后走向缓和,期盼朴槿惠政府采取更为灵活的政策。为此,朴槿惠曾表示愿意展开与朝鲜的对话,扩大开城工业园区,推动朝韩之间的进一步交流。

然而,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实现,朴槿惠四年所展示出的对朝政策完全走向了另一极端。好的政策缘何没有得到很好地履行?很多人认为这些貌似伟大的方案其实只是一个概念,并没有十分具体的目标和实施措施。而且这些方案应该把目标放在与朝鲜发展关系上,而不应成为韩国与周边国家交流合作的协商机制。对朝鲜而言,这些方案体现出的似乎是一种企图孤立朝鲜、并联合周边共同对朝施压的战略。这种结构上的缺陷不但不能实现南北关系的真正和解,反而使南北之间的不信任更为加深。而南北之间的互不信任使得朴槿惠政府对朝政策一直摇摆不定。在2014年朝鲜派出高级代表团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期间,以及2015年“木盒地雷事件”后,韩国未能把握住朝韩仅有的对话机会,南北相继走上了高度对抗的道路。所谓的“木盒地雷事件”是指,2015年8月,韩军士兵在朝鲜半岛军事分界线韩方一侧巡逻时遭遇两次爆炸,两名士兵受伤。韩国军方称爆炸原因乃韩方士兵触发了三个“木盒地雷”,而地雷残片上所用涂料表明它们属于朝鲜。韩军随即在非军事区恢复停止了11年的对朝广播宣传,以报复朝方“埋雷”。朝鲜则否认在非军事区埋地雷。为缓和局势,韩朝在板门店举行高级别对话,经过长时间会谈最终达成协议。

在朴槿惠任职期间,朝鲜不断推进其核武能力,导弹发射频频。而朴槿惠除了推进强硬政策,别无其他应对,这也深刻反映出冷战思维仍然主导着韩国的对朝政策。在朴槿惠执政后期,韩国军方恢复在三八线上对朝广播,并全面中断韩朝开城工业园区运营。不仅如此,朴槿惠在国会演讲中屡次提到“朝鲜崩溃”,并希望通过对朝鲜强有力的施压使其内部发生变化。朴槿惠政府将朝鲜“人权问题”与“核问题”并列为韩国对朝政策的“核心问题”。2016年3月2日,韩国国会通过了《朝鲜人权法》,这是韩国宪法史上首次制定介入朝鲜内部“人权问题”的法案,被认为是韩国促使朝鲜内变的重要步骤,将对韩朝关系产生巨大影响。在对“朝鲜崩溃”的迷思中,朴槿惠结束了她“统一大发”(“大发”是韩语中表示“赞”的流行语——编者注)的旅程,将一个南北高度对立的僵局移交给下一届政府。

外交上留下了难解的棋局

在外交政策上,朴槿惠政府始终在中美之间摇摆,最终还是被绑上了美国的战车之上。执政之初,朴槿惠十分重视对华关系,多次访问中国,尤其是在2015年9月,朴槿惠不顾美日“不悦”,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受到中国的欢迎。中韩自贸协定的签订使中韩经济关系更为紧密;韩国陆续归还中国志愿军烈士的遗骸,赢得了来自双方的高度评价。中韩关系一度达到建交以来的最佳时期。但不到一年时间,中韩关系就因“萨德”入韩降至冰点。四年间,中韩关系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从中得到的教训令人深思。外交政策不像国内政策那样,不当的决定可以再调整或重新考虑。外交一旦做出决定,很难不引起国际上的连锁反应。朴槿惠政府的“萨德”遗产将成为未来韩国外交的最大难关。韩美同盟在朴槿惠执政期间得到进一步提升,美国再次确认了包括延伸威慑以及使用常规及核战力在内的对韩防御承诺,继续努力消除朝鲜核与导弹所带来的“威胁”。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声称要将美韩同盟关系提升至“最高水平”。

对于韩日关系,朴槿惠政府在初期一直淡化与日本的关系,甚至在公开场合拒绝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握手。但为了在任期内最终解决慰安妇问题,2015年12月28日,韩日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韩方表示,若日方能切实履行承诺,韩方将确认慰安妇问题终结。虽然日本“向慰安妇受害人表示诚挚道歉和反省”并承诺进行赔偿,但韩国政府的决定事先仍未与韩国社会进行充分沟通,因此引发韩国社会团体的大规模抵制,结果使韩日关系更加恶化。2017年1月6日,因为日本驻釜山总领事馆前被安放了慰安妇铜像,日本宣布采取临时召回驻韩大使等一系列举措,日本驻韩大使至今仍未回到首尔(截稿至3月20日)。纵观朴槿惠任期的外交政策,虽有可圈可点之处,但不可否认的是,其给下届政府留下的是一盘难解的棋局。

3月12日晚,朴槿惠黯然离开青瓦台,踏上了一条前路未卜的旅程。在她个人因素之外,韩国政治、经济体制中深层的制度性弊端以及一些保守的政治思维也是韩国人应该反思的问题。改革正当其时。青瓦台又将迎来新的主人,殷鉴不远,是改弦易辙抑或重蹈覆辙,不妨拭目以待。

(本文发表于《世界知识》杂志2017年第7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