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特朗普时期的美朝关系走向
2017/3/3 10:24:47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张东明,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延边大学朝鲜半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特聘研究员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朝关系就进入了“特朗普时期”,而这一时期从一开始就事件不断。判断2月13日金正男遇刺的影响或许为时尚早,而这一事件仅仅是诸多影响因素之一。此前一天朝鲜刚刚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而2月9日美联社副社长菲利普斯一行抵达朝鲜访问。3月,美韩将举行本年度“关键决心”联合军演,据称规模和方式将再创史上之最。

一系列事件预示着特朗普时期的美朝博弈将非比寻常。

朝核问题地位上升

事实上,早在特朗普就任之前,美朝双方就有了耐人寻味的“隔空喊话”。

从国际范围看,尽管欧洲因中东难民潮问题而面临新的挑战,但不会在短期内形成致命危机,欧洲面临的内部危机更多来自英国脱欧的冲击以及因克里米亚问题而导致的与俄罗斯之间的对峙。但这些问题美国都可以通过其掌控的现有框架加以解决,从而继续保持在欧洲的绝对影响和控制。

在中东地区,局势趋于缓和。2016年1月有关伊朗核问题协议的签署标志着这一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协议的执行总体进展顺利。同时,叙利亚局势在俄罗斯强力介入和有关国家的合作下也已得到基本控制,为缓和中东地区局势、减少欧洲的中东难民负担等,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欧洲和中东出现的相对缓和使美国在这些地区的压力大为缓解,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有了更为有利的条件。随着2015年7月美古建交,美国的“邪恶轴心”名单上似乎只剩下了朝鲜。古巴已无法构成对美国的直接威胁是美国改变与古巴关系的重要原因,而朝鲜一直不肯弃核,则有可能成为美国的直接威胁。因此,朝核问题在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全球应对战略的优先顺序上应该是上升的,上升的幅度将取决于美国对朝鲜核武器对其构成的危险程度的判断。

朝鲜已做好新一轮博弈准备

在朝鲜于2016年1月和9月进行第四、第五次核试验,并多次进行弹道导弹发射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相继通过了第2270号和2321号决议,决定对朝鲜实施新的制裁措施,使朝鲜陷于空前的外交孤立境地。尽管朝鲜做出了一系列的外交努力,但收效甚微。

从朝鲜长期以来的作为和立场表态来看,朝鲜意在以“有核国家”身份与美国进行有关谈判,实现确保国家政权安全的战略目标。因此朝鲜近年来不断加快提升其核能力,以期拥有直接对美国本土构成实质性核威慑的能力,并且一直致力于向美国展现这种能力和意图。

从朝鲜已经释放的信息来看,似乎已经做好与美国新政府进行新一轮“博弈”的准备。朝鲜领导人在2017年新年祝辞中明确表示朝鲜已经成为“任何强敌也不敢触犯的东方的核强国、军事强国”;并在提及朝鲜首次进行氢弹试验、各种攻击手段以及核弹头爆炸的试验都取得成功之后,表示“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发射准备工作进入最终阶段”。朝鲜外务省发言人随后再次明确表示: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准备已进入最后阶段,将随时发射洲际弹道导弹。“无论是谁,只要想同朝鲜打交道,必须首先看清楚朝鲜,并具有新的思维方式。”

朝鲜释放的这些信息可以分析为:向美国发出明确信息表明其继续推进其拥核立场,同时也在以此试探即将开始执政的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

隔空出牌大幕早已拉开

几乎同时,还在候任的特朗普,于1月2日在推特中写到:“朝鲜说,他们可以打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已进入收尾阶段。这(攻击美国本土)绝对不会发生!”美国防部回应称,若朝鲜发射的导弹威胁到美国或其盟友,美国会将其击落。但时任防长卡特1月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却又表示,“如果导弹构成威胁,就会被拦截;如果没有威胁,我们也没必要那么做”。这个表态似乎有所缓和,其潜台词是对朝鲜发射的导弹是否进行拦截要取决于美国判断其是否构成了威胁,为美国政府在此问题上采取何种行动留下了回旋的空间。当然还有可能是因为没有确切的把握成功进行拦截、或担心拦截失败,对美国造成负面影响。

显然,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朝之间“隔空出牌”的大幕已经拉开。

从特朗普政府主要成员中军人背景较多的情况来看,美国对朝鲜采取更为强势政策的可能性较大。美国新任防长马蒂斯第一次出访就选择了东北亚地区的两个盟国,而且首先访问了韩国并转达了特朗普对美韩同盟的高度重视以及深化同盟关系的态度。本年度美韩“关键决心”联合军演的规模和方式显然也是美国将继续其对朝强硬政策的明确信号。

问题的关键似乎在于美国会如何判断朝鲜的核攻击能力所具有的威胁程度。综合各方面的信息,朝鲜已经拥有、或者正在形成对驻韩日等盟国美军基地、太平洋基地、甚至美国本土构成直接威胁的能力。

美国难以容忍一个随时能够直接对其安全构成武力威胁的主体存在,因此,即便朝鲜拥有这种能力,但一旦试图使用这种能力,则反而极有可能遭受对手的毁灭性打击。况且,朝鲜拥核将可能导致核武器在东亚的扩散,使美国对东亚安全的管控能力受到极大挑战。似乎越来越多的华盛顿人士相信武力是解决朝鲜威胁的惟一途径。因此,很难排除美采取极端手段的可能。

同时,若美俄紧张关系得到缓和,则美对朝采取强硬措施的可能性也将增大。就目前特朗普和普京在不同场合的言论来看,美俄关系出现缓和迹象,尽管遇到国内的反对,但特朗普执政时期的美俄关系好于奥巴马时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朝鲜已经释放出继续进行核导试验的信息,表明其继续推进并实现拥核战略目标的立场,而从特朗普和美国国防部的表态上看,美国倾向于对朝采取强硬措施加以应对。因此,在朝鲜为使美国相信其拥有能够构成直接威胁的能力而冒险进行新的核导试验情况下,美国将采取何种方式加以应对,朝鲜将如何判断美国的容忍度而继续进行核导试验,将是未来值得特别关注的美朝博弈焦点。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特殊原因使美朝关系实现某种程度的缓和。地产大亨出身的特朗普有可能尝试采取“胡萝卜”政策,诸如缩小美韩军演规模,来营造某种缓和与朝鲜紧张关系的氛围,以及试探性与朝鲜象征性地进行某种体育、文化甚至经济领域的交流。

但这些又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朝核问题及其实质核心朝鲜半岛问题背后的关键是美朝之间的问题,却又不仅仅是美朝之间的问题,它还不可避免地直接牵涉到中俄韩日等国家,这正是半岛局势错综复杂之所在。中俄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韩日则是美国的盟国。美国要和朝鲜改善关系,就必须要与这些国家协调共同行动,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庞大复杂的工程,在短时间内很难做到。

时任美联社社长兼首席执行官柯利曾于2011年3月和2012年1月两次访朝,最终促成朝鲜同意美联社开设平壤分社。菲利普斯此次访朝正值联合国实施对朝制裁决议之际,无论此访是朝鲜主动邀请,还是美方首先要求,很难将其看作是一次简单的访问。而2月12日朝鲜“射导”,尽管时间上比较接近朝鲜的重大节日“光明星节”,但仍有许多耐人寻味的令人关注之处。

其一,特朗普此时正在接待10日开始访美的日本首相安倍,而日本对朝鲜核导有着异乎寻常的特别关注和敏感。因此,在美日首脑会谈一定会涉及朝鲜问题的时间点上,朝鲜发射导弹可谓意味深长。

其二,从朝鲜的角度看,在朝鲜半岛当前形势下,美韩联合军演期间并不是朝鲜进行导弹发射的“恰当时机”。如果美韩联合军演期间美国以朝鲜发射的导弹具有“威胁性”而进行拦截,则局势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看来,此次看似不经意的访问和试射,也许是美朝正在尝试进行某种接触和试探。

总之,特朗普上台前美朝之间的隔空喊话,以及执政之后美朝之间的这些耐人寻味的事件表明:美朝双方已经开始“试探性叫牌”,使特朗普时期的美朝关系走向备受关注。

(本文发表于《世界知识》杂志2017年第5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