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 外交轶事
外交官纪实
中国领事保护官员(三)
2017/3/29 15:13:36 来源: 世知网

出品人张慧建,编审曾国欢,主编翟俊垠

讲述人三:刘碧伟,中国驻丹麦大使,时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

当时我调任纽约总领事馆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纽约号称“世界之都”,也是我们驻外机构很重要的一个点,任务很重,而我以前虽然在非洲和亚洲的一些使馆工作过,但没有从事过领事工作,这是第一;第二,我没有在驻外使领馆里当过馆长,所以,当时组织上找我谈的时候,我确确实实心里有一些忐忑不安,不踏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害怕由于自己不胜任而辜负了党和组织以及人民交给我这份光荣而又繁重的工作,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是我想既然党和人民把这个工作交给我了,我别无选择。我们外交人员要的首先是忠诚,我们是一支不穿军装的队伍,一支文装解放军,我们应该听党的话,服从组织的分配,竭尽全力去把这个工作完成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要服从组织的分配,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关心,同时自己又没有从事这方面工作的经验,能不能做好自己心里没有谱,所以来之前拜访了不少的同事、领导,包括以前做过馆长、总领事的同事们,但是那些只能做一些参考,到底做得怎么样,还要靠自己去实践。

在这种情况下,我在2003年8月8日履新。这几年走过来了,我自己感觉非常庆幸,首先是每当发生重大事情时,都有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在关心、指导我们,有外交部的关心和指导,同时我们馆的领导班子非常团结,我们党委非常团结,我们馆上百号人非常理解、支持、关心、帮助,真是给了我很多帮助,我真的为此而感到非常欣慰和感谢,发自内心的感谢。我实事求是地讲,一个人纵使有三头六臂,也干不完那么多活,做不好那么多事。如果说我们做了一些事情,那是应该的。我们在外面都是纳税人养着,人民的血汗养着。我们是国家的代表,我们在外面的言行代表着国家的形象。如果说我们的公民、同胞发生了事情,我们不能很有效地保护,既不能体现我们国家的强大、伟大与和谐,也是我们的失职,这一点我们是很明确的。同时也归功于全馆各位同事齐心合力,否则不会把这些工作如期地完成,所以要感谢我的同事们。

目前我们的驻外机构是240多家,按照规模来排,纽约总领事馆排在第五大馆,是最大的总领事馆。纽约号称世界最繁华的都市之一,这个地方南来北往的客人特别多,团组非常多,事情也非常多,可谓地方大、任务重、情况复杂。另外,我们馆负责的是十个州,主要是美国东北部的十个州,华人华侨量很大,据统计是100多万人,各种各样社团、侨团有1000多家,所以春节活动一般都要春节前就开始,基本到4月底才能结束。

这个复杂应该是包括方方面面的。对内来说,因为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了,过往团组、人员特别多,我和他们讲,这个地方就像一个走廊一样。中国人说,讲到了中国没有到长城,就等于没有到中国,最近流行一句话,如果到美国没有到纽约,等于没有到美国。所以,我们这里很多旅游观光、学习访问的团组,在美东看一下,然后去美西,基本上就是一个走廊,穿梭不息。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所以管理上的任务很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包括我们的领事保护。

这个地方没有周六日,没有节假日,而且往往节假日是我最繁忙和最紧张的时刻。因为一般情况下,节假日大家都放假了,办公楼也不正常上班了,这个时候如果发生突发事件怎么办?这是我最挂念和担心的事情。一旦事情发生了,第一,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马上把情况搞明白,首先要把性质搞清楚,是不是恐怖主义行为?然后,马上要考虑到这里面有没有我们华人华侨,特别是有没有我们的华侨同胞,如果有,我们应该怎么办?也就是说要在思想上高度重视。第二,要立即启动紧急应急措施,反应要快,领导要靠前指挥,方方面面采取行动,然后妥善处理善后的事务。有些事情不是一两天就没事了,从社会舆论或者媒体报道来讲,可能三五天就换新的内容了,但这些事情的后遗症就长了,短的三五天,长的要五年,像湖南代表团宾州车祸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了结。赵艳被打案子去年9月份从刑事案层面判了赵艳败诉,但民事诉讼开始的过程我们要始终跟踪,然后给予必要的指导,让它有一个比较好的结局,尽可能有利于我们的同胞。

纽约上州车祸案

那天一些华人社团首次在纽约洛克菲勒大楼上搞中秋活动,我和我夫人应邀参加,但是我刚到时间不长,就得到消息,远在几百公里之外发生了重大车祸,现在警察局方面向我们通报。所以我马上和有关人员赶回来了。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核实车祸是什么时候发生的?现在情况怎么样?是不是中国人?是不是我们的同胞?核查结果发现五个学生都是我们中国的留学生,有一个已经毕业并且工作几年了,四个男的一个女的,这几个孩子都是非常优秀的,都是美国名牌大学的学生,三人当场死亡,一个重伤,一个轻伤。我们当即决定启动应急机制,我率领副总领事和相关领事连夜赶去。由于事情发生比较突然,又有死伤,离有关医院又比较远,所以当地警方把他们分流到四个地方,包括遗体的保留。当时听了警方的情况介绍后,我去看了受轻伤的学生,从他那里得知一些情况,我就提出来,我应该去看看死去的两个学生。

然后我们又连夜回来,通宵达旦召开有关会议,选派相关的领事密切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要和媒体通报一下情况。同时,通过我们的系统尽快和家属联络,尽快让他们的父母能来纽约和孩子们告别,处理善后事宜。

这里面很多事情非常之繁杂。但是,我的同事们都怀着一颗真诚的心,有如自己的事情来认认真真地做,而且我们要求大家把这个事情扎扎实实做好。最后,比较妥善地圆满处置了,家属们也表示满意和感谢。

西装革履不是外交官的标志

有的朋友可能觉得,外交官就是像我这样西装革履,出席各种各样的宴会、招待会等活动。其实他们只是看到一面,像在纽约这样的地方工作的同事有没有这种情况?有,但是全世界将近250个使领馆像这样的并不是很多,我们大部分的外交人员工作还是非常辛苦的。驻在国的生活条件、工作条件很艰苦、很差,甚至还有的像玻利维亚,海拔可能比西藏还高;非洲有很多地方水不能喝,路也不便利,很多东西买不到,有很多的疾病;还有像伊拉克等发生战乱的国家,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不能说因为条件差就不去工作,或者有战乱就害怕,那不可以。所以在阿富汗、伊拉克等这些战乱地方工作的同志们,我们都非常敬佩他们,他们在尽职尽责的同时,也在忍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身心都有很大的压力,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在为国家和人民工作。

外交官忠诚于祖国,忠诚于人民。我体会很深的有这么两点:一点是我们外交官经常有这种情况,父母年迈体弱了不能去照顾,还有的父母去世了不能去送终。我们中国人讲忠孝不可以两全,这点我们都有很深刻的体会,我自己也好,我的馆员也好,父母走了,不能回去。如果说人一生中最大的失莫过于生离死别,尤其是养育我们的父母,他们病了我们不能照顾,他们走的时候我们不能去送终,这点想起来我觉得是最大的失。我母亲在我回纽约三天之后就走了,一年以后我才可以回去。我回去述职的时候特别不愿触及,一触及就情不自禁地想哭。我想亲人在九泉之下对我们的希望和企盼,就是能够在国外更好地代表中国,代表中国去说话,代表中国去工作,把中国最亮丽的一面展现在世人的面前,这可能也是我们对他们最好的孝敬和报答,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要求自己去做的。另外由于工作的需要,虽然现在我们政策很宽松了,但是孩子的教育顾不上,家里照顾不了,夫妻不能团圆,与孩子不能团圆,所以外交官要忍受很大的精神上的特别是心理上的痛苦和压力,我觉得这是外交人员对国家和人民的奉献。(待续未完)

(本文摘自《中国外交官纪实》,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

(责编:爱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