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 外交轶事
外交官纪实
中国领事保护官员(一)
2017/3/15 9:27:47 来源: 世知网

出品人张慧建,编审曾国欢,主编翟俊垠

【导语】当恐怖袭击、社会动荡、突发灾难在海外猝然发生;当中华儿女的生命、财产和权益在异国他乡受到严重威胁;他们临危受命,及时送去祖国的温暖,传递政府的关爱。

2006年5月29日,中国第一个专门的领事保护机构——外交部领事司领事保护处成立。

讲述人一:魏苇,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前中国驻印度大使,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

赶赴巴基斯坦处理中国工程师遇害案

2006年以来,特别是2月份到7月份这段时间,是一个重大领事保护案件集中突发的时期,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2月15日中国工程师在巴基斯坦遇害的事件。我们知道这个消息是在晚上10点,我们赶紧来到部里,李部长晚上打来电话,指示这个工作由我们司和亚洲司来处理,亚洲司主要处理一些中巴关系的问题,我们处理与事件本身有关的问题。领导指示我带一个工作组去前方处理三名工程师的遗体以及相关中方人员和中资机构的安全问题。后来我们熬了一夜关注形势发展,从起草文件到报批,到早上6点钟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安排好,7点的时候回了一趟家拿了几件衣服,8点多又回到办公室,所有的人都一夜没睡。原先我们准备派专机去把三位同志的遗体带回,但是下午,专机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先去。我们当晚在香港过境,然后赶到了出事地点。看了现场后我们心里很难受,因为中巴关系非常友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确实感觉很为难。现场应该讲不是很复杂,我的印象是在卡拉奇一个高速公路的旁边,在同侧有我们两国企业界合作修的一个水泥厂,这些人员是水泥厂的专家,下班回宿舍时遇袭的。袭击的土匪后来估计是四个人,这些人是蓄意杀害我们公民的,两个人潜伏在道路两侧,另外两个人骑着摩托车在高速公路上等着,我们的车过来的时候,把我们的车打得千疮百孔, 三个人牺牲了。工作组去了之后和巴基斯坦方面进行了交涉,见了他们的外长,要求他们加强警惕,能够保护中国公民和中国企业的安全。实际上他们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在我们工程人员进城到工地这段路上一般有军车和警察,甚至特别情况下还有直升机空中保护,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一个中方的工厂人员有五个巴基斯坦军警来保护,应该讲巴方也花了大量的资源为中国工程人员的安全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发生了这个事情以后,巴基斯坦方面加强了此方面的措施,在它的内政部、公安机构里专门成立了一个叫“中国科”或者“中国处”的机制,专门负责中国公民的保护。

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魏苇。

成立领事保护处

我们大量的人员出境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是一个背景。在这种情况下国务院提出加强领事保护工作,过去抓得不是很够,现在要提到非常重视的位置。在中央这么重视,公众媒体这么重视的情况下,我们领事司应该在机制上有所体现。

领事工作跟国内各单位联系很多,包括司法、公安、财政各方面都有。应该讲,我们现在处理一般性的领事保护案有自己的固定渠道,跟哪个部门联系,彼此间很熟悉,经常会聚一下。遇到重大的领事保护案件,我们有一个机制,在国务院体制之下处理应急事件的部际合作,像三起撤侨案,只要需要动用飞机,就要开部际联席会议,把其他部委的副部长或司长一起请来。开这个会很通畅,各部委非常配合,只要我们需要,什么时间、要多少人、从什么地方做,大家就开始动起来,民航总局从各个航空公司在全世界的飞机中找出最合适的机型和最近位置的空飞机,费用方面由政府承担,现在国家也有一定的能力了。

我们宣传的途径之一是通过外交部网站,主要是通过发布消息,发布各种证件、签证方面的信息,让公民出国时有所准备;另一方面是利用媒体,利用新闻司的公众发布日,搞宣传领事司领事保护的专题介绍;另外接受电视台、报社记者的采访,总之我们比较重视宣传。

家事基本管不了

应该讲家里的事儿基本就管不了,外交部的其他同志应该都是这样的。好在家庭比较简单,而且我爱人也经常出差在外面,基本上就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太多的家庭重任,主要就是父母年龄比较大,我爱人父母年龄也比较大。

我们想到的更多的还是责任,有事你不回办公室,一个是不尽责,另外在家里待着也不放心,还是责任比较重要,所以家庭的事只能放一边了。这个对我们来讲不是什么问题,也不需要费时间思考,就是一个反应,电话来了马上就去办公室,也成习惯了。我们的工作状态就是这样,大家都这样,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说走就走,而且经常有些领导回到北京也不能回家,直接回办公室,马上就安排活动,十几个小时的行程,有时时差都没倒回来,很辛苦。我们觉得这很正常,处在这个大环境就是如此。(待续未完)

(本文摘自《中国外交官纪实》,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

(责编:爱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